早晚一日   都市激情 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早晚一日

  我念完高二的那个暑假, 一天我妈告诉了我一个消息,说我一个本家哥哥没了。现在我爷爷躺在床上,爸爸还不方便,所以只好由我代表家里去搭理这事。   

  事情是这样的,我堂爷爷的大儿子,家族里排行老三,所以我管他叫三伯。我堂爷爷多年前就瞎了,最近有些老年痴呆。 我三伯比我爸爸大几岁,在镇上教初中,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生育,就收养了一个儿子,我叫堂哥,就比我大一岁,从小就学习好,这次考上我国最有名的xx大学,这几天天气热,居然自己去大河里洗澡,赶上最近是汛期,河里水位涨得很高,他被人看见到了河中心扑腾了几下,就沉到水底,加上马上又跟着一场暴雨,人没救起来,尸体都没有找到。估计都冲到下游去了。 这样我三爹三婶就失去了唯一的养子,两口子整天以泪洗面。 因为我妈当年家就镇上饭店打工,是三伯家的邻居,也是我三伯介绍我父母认识,并促成他俩的好事,所以我妈让我去看看这家人。我带着一些礼品和1000块钱,见到我的三伯三婶,说了几句劝慰的话,这时我看见我堂遗像前压着一张录取通知单,上面写着杨文洁,xx大学通知正式录取你为该校政治经济系学生,我灵机一动,看看四下无人,就给三爹三婶说:“三爹三婶,我哥这一走,这个大学名额就浪费了,不如我去替了他上这个学,你看我们名字就差一个字,要是我哥没有死了,也不耽误这通知单,万一实在有什么不测了,以后我找到工作可以孝敬三伯三婶,以后你们老了总得有人照顾啊。”

  我三婶一听这话,看了看我三爹,说:“文纲这孩子从小就长得漂亮,我就要他妈给我(我属于父母非婚生子),结果他爷爷就是不干,这下他爸也出了事,没有人照顾,给我们当儿子也合理;况且这是实在的亲戚,文洁可能就是上辈子我们欠了他的,我们在他身上花了多少精力,他来报了冤就走了,还要害我们伤心……”

  “哎,这孩子走了,你就别埋怨了。你从小想收养文纲,我也提过,如果真是能替文洁给我们当儿子,我怎么能不同意?不过这事我们还要问问他妈的意思”

  “现在都有谁知道文洁这事?我问道”

  “除了江边那几个游泳的,其他人都没人知道,我就是告诉你妈妈,你那瞎子三爷爷,还不知道了,他糊涂了,最好别给他说”三婶说道。

  “那好办,今天我们就去市里问我妈妈,她肯定同意”我拍着胸脯说。当晚我就让我妈妈给我三伯和三婶打电话,表示我同意给他们当儿子,反正我爷爷财产那么多,多照顾两个老人没有问题,而且本来我妈感觉当年能进豪门,也是他们二人的帮忙。我第二天又一大早去了他们家,正式叫了爸爸,妈妈,然后让三伯拿着户口本到镇派出所,假装说我身份证丢了,补办了一张新的身份证。我在我新认的父母家住了一宿,第二天就邀请他们和我去市里玩,散散心;到了市里,我先安排他们住在我家,我妈妈对他也是一番安慰,并带他们在市里附近走走;这天,我带他们到我们公司新开一个楼盘对我新认的父母说,说:“爸,妈你们在这个楼盘选套房子,以后我好方便过来照顾——所有费用由我承担”,我新认的父母一时还不好意思,喏喏道说:“这怎么行?你给我们做儿子,应该我们给你……”

  “爸,妈你们就别推辞了,我现在手里有钱,有能力孝顺你们”说着不由分说,将他们拉进了这个楼盘,迎接我们的售楼小姐热情的给我们介绍起来……不久,我养父母执意让我选户型,我就选了一套小区位置最好的140平米的房子,并坚持要求用我认的父母的名认购,然后通知公司的人这套不买,以我的名义送给我养父母了。回到我亲妈家里,我三伯和三妈非常高兴,认为我真是把他们当自己亲生父母了,觉得他们命中注定有人尽孝,第二天,公司就送来钥匙给了他们,另外又给了他们十万,让他们装修好了就搬过来,我三伯说:他还不到退休年龄,我三妈可以先从镇幼儿园里办病退过来……到了8月22日,我就买了四张去X市的机票,我给养父母说:请他们一起去X市旅游,一面还可以送我上我将就读的着名学府。我养父母和我妈非常高兴,于是我们四人就买了机票到达去X市旅游。X市是着名的历史文化名城,有很多旅游资源,我们4人目不暇接,我更是非常殷勤的让三位长辈玩得尽兴,让他们非常开心。直夸我是个孝顺的好儿子,我三伯三妈已经完全走出丧子之痛,反而觉得因祸得福得了我这么个懂事又有钱的儿子。这天,我们正准备去我未来的学校报道时,我三伯接到家里一个电话,是他一个侄儿打过来的,说他爹也就是我三爷爷摔了,病情比较重,让他们赶快回去……不得已,我只好给他们定了回去的机票,让他们先回老家,留下我妈妈陪我到开学了。

  等我送走了养父母了,下午我才和我妈妈一起去学校报了道,等着导员给我安排了宿舍,我才发现学校周围的旅馆有限,都客满了,我妈妈又不想离学校太远住,我只得让导员再给我妈妈在学校安排住宿,学校住宿条件比较差,是旧宿舍零时改的,一个床位80,洗澡厕所都是公用的,但就这样,还有些家长省钱,就在体育馆地铺每个20元。这天我和妈妈吃完晚饭,在校园里走了一会儿。由于9月的X市还比较热,妈妈的穿的是一个丝纱面料的白色半袖,下身穿的是一件到膝盖左右的深黄裙子。我就穿着个体恤和黑色短裤,我们来到学校花园边,时不时看到有男男女女说笑走过,当我们走到公园假山后面,看见一男一女正在接吻,我感到体内欲火也燃起——前几天我和养父母在一起,也不敢和妈妈有什么亲热的行为。我拉妈妈在回廊上坐着,手不老实的掏到妈妈的胸前,一摸,硬硬的,我知道妈妈穿着胸罩呢。妈妈有些担心这是校园,就站起身,假装撩撩自己的头发,并乘机向下拽拽上衣和裙子。我当然不愿意就此罢休,拉着妈妈的手,让坐在了自己腿上,远处看我低头亲吻妈妈的脖子,但妈妈紧张后仰头,很快从我腿上下来了。这时我的双手抱住了妈妈的,妈妈的则用一只手放在我的脸上,我说:“妈妈,让我像他们那样亲一下,就走”,结果妈妈无奈的和我吻了下,我们才站起身,然后我送妈妈回到她住那宿舍,到了她被安排的房间,发现宿舍里都其他家长都差不多走了,我连忙拉着妈妈坐下,把头埋在妈妈乳沟里,妈妈连忙把我推开说:“门,门关上”,我迅速去把门关上,然后扑到妈妈身上,这时妈妈又说:“灯开着,外面都看见了”,原来宿舍没有窗帘,加上白炽灯确实很亮,我只得又起身将灯关了,借着外面的路灯,我看着妈妈丰腴的肉体,眼里如冒出火,立即压着妈妈身上,将妈妈衬衣扣子解开,并伸手到妈妈背后,解开她胸罩,轮流吮吸她两团丰乳,不一会儿,我又拉开她裙子的拉链,等不及脱下她的短裙,只是掀起她的短裙,拉下她的内裤只套在左脚足踝,然后自己脱下短裤,光着屁股,挺起早已勃起多时的阴茎插入妈妈温暖的肉洞,正当我们忘情抽插享受酥麻刺激时,突然妈妈一把推广开我,压低声音说:“有人来了!” 我起身一听,果然听见门口有响动,紧接着就听见“铛铛”敲门声,我连忙套上脚边的内裤起身,开灯,边问道:“什么人?”并回头看看妈妈,看见妈妈把裙子已经拉下了,正在将内裤塞到枕头下,然后很快将胸灶带上,扣上衬衣扣。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北方口音:“是我,屋里住的”,我打开宿舍门,看见门口站着是我们班同学马XX的妈,拖着一个大的行李箱,连忙说:“阿姨,你还没有走?”

  “是啊,怎么你们俩干嘛这么早就插门了……”

  “我妈妈也是明天走,我以为没有别人了,想再和我妈妈一起呆会儿,楼道里空空的,有的害怕,就把门关了……”我边解释边让她进来后,回头看见妈坐在床边上,面颊绯红,头发有点小凌乱,而且上衣最下面的扣子没有扣上,裙子有一段边是折在里面的。

  “怎么?阿姨吵了你们母子亲密时间了?我看这屋好像没有开灯,但是门又推不开,就敲门试试,果然有人,哈哈”黄妈妈爽朗的笑着说:“我真羡慕你妈妈,这大儿子多黏妈,那像我那儿,我说我没赶上车,他把我一个劲的埋怨不说,我让他来多陪我说会儿话,他就是不来,这不,刚才把我送到门口就回宿舍了。”

  我看黄妈妈这么开朗,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,接口说:“我马上也要回去,明天说一早就要去一个部队军训……”

  接着我对妈妈说:“我先走了”,我妈“嗯”了一声,但是知道我心里憋着一股火,我正心里骂着黄妈妈来的不是时候,走到宿舍一楼门口,前脚刚出了门,突然想起,这么多空房子,干嘛要妈妈和她一间了,于是,就对门口管理宿舍的阿姨说:“阿姨,现在是不是有很多空房间了?”

  “啊,就剩下几个家长了”

  “阿姨,能不能给我妈单独安排个房间,同屋的睡觉阿姨打呼噜,我妈晚上都睡不好……”

  “这么晚了,谁还给你去收拾个单人房间,那我还得收拾,这么着,你再给我50块,我给你找一个没有人的。”

  我立即掏出50块钱给她,她给了我一把钥匙,我一看401,这不就是我妈妈现在住的隔壁吗,但是想起黄妈妈那爽朗的笑声,北方大女人的性格,也没有反对,就上楼,到了三楼,我走到楼道一边,给我妈妈去了个电话说:“妈,我让楼下阿姨给安排个单间,你5分钟后,到隔壁401”然后我自己才悄悄来到401门口,用钥匙打开了门,然后关上门没有反锁,过了几分钟,一个丰腴的人影推开门一小缝,并闪了进来,然后迅速回身插上门,我一看:不是我妈还是谁?她随手关上灯,来到我坐的靠门那个床上,我连忙起身拉着她躺下,这下我们俩都放心了,知道没有人再来了,当我脱光全身的时候,看见妈妈已经脱掉上衣平躺在床上,我熟练的第二次解开她胸罩,然后脱下她的裙子,果然妈妈还没有来得及穿上底裤,我没有什么前戏就直接插入妈妈的阴道,妈妈很自然的就打开了双腿,成M字形,配合我刚才未完成的动作,我这次再无顾忌,熟练的抽插起来;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突然想着隔壁还有黄妈妈,那北方化的大饼脸,细细的眼睛,画的两弯长长的黑眉……我居然肏着妈妈,心里想起了黄妈妈,我定了定神,觉得这样有点对不起妈妈,于是又看了看身下的妈妈,看到妈妈半闭着眼睛,随着我的抽动,全身有节奏的抖动,嘴里还时不时说:“轻点 轻点。”,我暂停了下抽动,趴在妈妈耳边说:“没事,黄妈妈听见了也没事,说不定还羡慕我们母子比他们母子亲密了。” 我妈妈还是胆小的压低声音说:“真不害臊……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冤孽……啊-啊,别说了,快点完了,明天你还要一早去军训了……”由于这段日子,我都没有和女人做爱,所以睾丸中储备了充足的精液,我趴在妈妈身上,时而抽动剧烈,等快意到了一个临界点又放慢速度,降低兴奋度,这样连续几波,感到妈妈阴道的爱液也大规模的泛滥了,我感到我的阴茎犹如抛在一段温软的油中,再接着外面路灯,我看身下的妈妈,脸蛋像红透了的苹果,一对大乳房微微颤抖着,双目半闭着,面目僵硬,唯有嘴里喘息着,时不时从压低嗓子的呻吟几声,我龟头也传来不能抑制的兴奋,不由自主的屁股大力挺了几下,射出了滚烫的精液,我忍不住“啊!啊”叫出身来……妈妈也大喘气似的 啊,啊也叫出了几声,顾不得是否隔墙有耳。在一番冲刺后,我缓缓翻身从妈妈身上下来,躺在妈妈身边。妈妈这时,却迅速的起身,用兜里的手纸打扫起我们的身下的床单。我感到疲倦至极,任由妈妈忙活收拾残局,很快就睡着了。不长时间,妈妈把我摇醒,说:“宝贝,回宿舍去睡吧,明天你们一早就要去军营军训。”看,你们临时班长都给你电话了,我说:你马上回去!我嘴里埋怨着几句,也只能起身穿上衣服,告别妈妈,走到楼梯口时,我看从旁边卫生间出来一个人,正是黄阿姨,我们四目一对,我强装镇静的说:“阿姨,晚安”,黄阿姨面上毫无表情说:“哦,走了?!”

  我在在晚上校园的小路上,我感到下体还沾着妈妈的爱液和温暖,心里是满足后的平静,脚步轻快,很快就回到宿舍,发现宿舍都息灯了,一位同学为我打起了电筒,我说了谢谢,趴上自己的上铺,还想回味刚才的快感,但没几分钟我就沉沉睡去了。

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