奉献爱妻的情结   都市激情 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奉献爱妻的情结 「老公,他让我明天陪他去出差,你同意么?」老婆一边做着面膜,一边问我。

  「去哪儿?要几天?」我放下手中的书问道。  「他要去上海,可能三四天吧!」老婆回答我。

  「那你想去还是不想去?」我问。

  「你同意我就去,你不同意我就不去哦!」老婆让我来选。

  「你想去的话,我就同意,你想不去我就不同意。」我模仿着老婆的语气说道。

  「好啊!那我就满足你,我还是去吧!」老婆直接这么回答我。

  「你过来。」我对着老婆说。  「干什么呀?」老婆一边问一边爬上了床铺。

  「你陪他去出差那么多天,那不是便宜他了?」我搂过老婆。

  「那你吃不吃醋?」老婆故做调皮的问。

  「我吃醋死了!要不你还是别去了。」我说。

  「你吃醋个屁哦!假惺惺!」老婆提升了语气说:「我陪他去出差,你一定很兴奋吧?」

  「你现在不是很享受这种谈恋爱的感么?」我反问道。

  「还好吧!」老婆回答。

  「口是心非,你近来背着我跟他都做了什么?」我问。

  「做爱呀!」听着老婆豪不掩饰的回答,我心头一颤,下体开始膨胀,我习惯性的拉了拉内裤,摆正一下阴茎,要不有点不舒服。

  「你们最近一次是什么时候?」我追问着老婆。

  「就下午哦,做完后他就问我能不能陪他去差。」老婆又直截了当说。

  「啊!你们下午又去了!在哪里?」我开始有些兴奋。

  「不告诉你,我先回个短信给他。」说着老婆拿过了手机,在手机上编了个消息,写着:「明天可以陪你去出差。」随后发了出去。

  「你们下午又勾搭成奸了?」我追着问。

  「是啊!你不是喜欢嘛。怎么啦,吃醋了?」老婆说。

  「是啊!酸死了。」我回答。

  「我看你才不酸呢,你是兴奋吧?变态佬。」老婆说。

  「是啊!我是兴奋了。」我说着把老婆的手拉到我的下体。

  「就硬了?」老婆配合地抓住我的阴茎说:「你真个变态佬,听到老婆跟别人做爱就兴奋。」

  「我就是变态啊!你也变态了,偷人了还跟老公说。」我反问着。

  「那还不是你让我去偷的,我不是为你满足你这个变态的想法嘛。」老婆不服气地说。

  「那你说说你们下午怎么做的?」我依然不放弃的问。

  「想听么?」老婆问。

  「想听啊!想看看你是怎么发骚的。」我回道着。

  「想听啊!不告诉你!」老婆故意调着我的味口。

  滴、滴、滴,老婆的手机上传来消息的声音,她打开信息,只见对方发来的内容:「太好了,亲爱的!爱死你了!那明天就开车去,我去哪儿接你?」。老婆看完后,回了条内容:「上午9 点以后,我老公去上班后,你到我家来接我吧!」

  「你们这对奸天淫妇,当着老公的面偷情啊!」我故意严肃的说。

  「老公,你真好!」老婆突然话锋一转。

  「我怎么好了?」我问。

  「你让我去偷汉子啊!这样我就可以很放松的去享受谈恋爱的感觉,没有压力。」老婆解释着。

  「现在知道我的好了?以前你还要死要活的。」我说。

  说话间,短信又来了:「亲爱的,在干什么呢?我又想你了。」他们开始一来一去的发消息,我一边看说一边调戏着老婆。以下是他们的来往消息。

  老婆:「你想我什么了?」

  他:「想要你了。」老婆:「又想要了啊?下午不是刚要过吗?」

  他:「是啊!可我永远要不够啊!」老婆:「你们男人就知道要,都是色鬼。」他:「呵呵,那你不是喜欢的紧么?在床上是一个劲的说要要要的。」老婆:「明天起,我就是你的了,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。」他:「我现在就想要你,和你做爱真舒服。」他:「你喜欢和我做么?」

  老婆:「还行吧!」他:「你现在干什么?」

  老婆:「躺在床上和你发消息呀。」他:「你老公不在家么?」

  老婆:「在客厅看电视呢!一会就进来了。」他:「哦,那要不然先这样了,明天我们去上海后,我再好好伺候你,让你死去活来。」老婆:「就怕你吃不消啊!」他:「不会的,我为你精尽人亡。」老婆:「那好,我先下了,明天见。」他:「晚安,亲一个。」老婆一边跟他聊着,一边应对着我。我说:「你这边抓着我的大鸡巴,那边又跟野汉子调情,你骚不骚啊?」

  「老公,我想要了。」老婆没!有接过我的话。

  「你下午没被他操够?」我问。

  「我喜欢让你操,喜欢你的大肉棒。」老婆在我的拨弄下,开始蠢蠢欲动了。

  我开始趴到老婆的下体,帮她舔起来。

  「哦……老公,真舒服……哦……」老婆开始情不禁的叫起来。

  「下午是不是也被他舔过?」我边舔边问。

  「嗯!」老婆低声应了一句。

  「你这骚屄让多少人舔过?」我开始那下贱的语言虐她。

  「很多,让很多人舔。啊……老公,我要……」老婆开始有点意乱情迷。

  「要什么?」我明知顾问。

  「要你进来。」老婆急不可耐地回答。

  「我喜欢听淫荡的回答,要什么?」我接着问。

  「要你操我,我要大肉棒操我。」老婆开始淫荡起来。

  「你这个骚屄下午刚上人干过,我才不干你的脏屄。」我故意地说。

  「老公,我要……我就要你操我的烂屄。快……」老婆急切地想求欢。

  我一把将她的身子翻了过来,从背后压着她,把鸡巴插了进去,开始一边操着一边问:「怎么这么湿啊?你下午是不是也被他这样操?」

  「嗯……啊……」老婆呻吟着。

  「他下午是怎么操你的?」我开始幻想着老婆被别人操的样子,想象着她在别人胯下的呻吟声……

  「就像你这样操我。」老婆开始乖巧的配合着,生怕这时我停止抽插。

  「爽不爽?」我问老婆。

  「嗯,爽死了,老公,我受不了!」「喜欢被我操还是被他操?」

  「都喜欢,我喜欢你们操我。」「要不要我跟他一起操你?」

  「好,下面操一根,嘴里含一根。」……在一阵淫言浪语中,两个都高潮了。

  「你现在性欲比以前强了很多啊?」休息一会后我这样对老婆说。

  「有吗?」老婆反问。

  「你没发觉啊?你下午做了,晚上又干柴烈火的样子。」我说:「刚才有没有想到他操你?」

  「没有。」老婆不承认。

  「有没有?一点都没有吗?」我装作认真地问。

  「有一点吧,不过都是你提醒的。」老婆说。

  「小骚货!」我带着戏谑的语气说。

  「我明天就陪他去了,你真不吃醋啊?」老婆一本正经地问我。

  「说实话,还是会有点酸酸的,不过只要你能开心,我是不会介意的,只要你不要玩真的就可以了。」我回答着。

  「不会的,我只是玩玩的,你放心好了。」老婆有点轻松地回答我:「不过,我看你也不是真要让我开心,还是为了满足变态想法,出卖我让自己兴奋吧?」

  「唉,这个问题跟你说过好多回了,你还是揪着不放啊?」我有点不耐烦地说。

  「我就是想不通,你是怎么想的。」老婆说。

  「想不通就别想呀,你只要想想,我有没有因为这个不爱你了?没有吧,我们感情是不是比以前更好了?性生活也更和谐、更有激情了?而且你也享受了更多的幸福,也满足我变态的欲念。」我又再次老调重弹地说。

  「好吧,说不过你。」老婆放弃了争辩。

  「亲爱的,以后别老想这个问题了,你就放开来玩,乘现在你还有人要,要不然就人老珠黄时就晚了。」我说。

  「嗯,你都愿意,我有什么不愿意的。」老婆应和着。

  第二天,老婆如约的跟他的情人阿荣去上海了。想起这一路走来的点滴,有时也心生愁怅,自己也不上个所以然。

  老婆叫晓琴,今年32了,一米六三的个子,体重47公斤,身材娇好,尤其是身穿旗袍,那是凹凸有致,把东方女子的优美身材衬托得十分完美,一对大乳子被包裹住后,将旗袍顶撑着,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,玲珑小腰正好在曲线下凹处,紧连着鼓起的臀部,一双修长的双腿沿着旗袍的开叉处暴露在你眼前,正面与侧面的曲线绝对是致命曲线,加上老婆特有色质与成熟女人的韵味,绝对是男人眼中的尤物。

  但老婆一直很传统,家教挺严的,平时中规中矩的,她与她妹妹都一样,而且都是直接嫁给了第一个男朋友,从一而终观念挺强的。

  外表越是漂亮、淑女型的女人,我就越想她在床上淫荡、在男人胯下呻吟,刚认识老婆的时候,时常怀着这邪恶的用心,结婚后,这邪恶之心开始漫延,慢慢地我发现自己开始幻想着漂亮的老婆让别人奸淫,每次做爱时,总是在这幻想中迖到高潮。这种欲望在网络上绿帽文章的刺激下愈演愈烈,于是开始了对老婆的调教,表面斯文我到了床上开始变得淫言浪语,老婆也慢慢适应,并配合着。

  刚开始时,我一厢情愿地认为老婆也享受这种语言上淫谑,但直到有一回做爱过程中,我问出你想不想让别人操你,刚开始她只是配合着说想,然后我就说那你去勾引个男人来操你,我想看着你被别人操,她突然大发雷霆,骂我变态,并叫嚣着要离家出走,要离婚。弄得我惊慌失措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她说,以前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也就算了,可我越来越过分。这之后,冷战了长达三个月,其间我数次求欢未果。之后缓和些,我就再也不敢提及这事,甚至做爱时,双方都不说话,性生活越来越不和谐,成了例行公事。

  事情在双一次不愉快后出现了转机。有一回,我在网上看着绿帽小说,被她发现又是这种内容后,她觉得我太可怕,大吵大骂一通之后,稍事冷静下来,我想和她好好谈谈,不管怎样,说出来总比不说好。

  「晓琴,我想和你好好谈谈,如果这事不说开,我想我们就都心存芥蒂的。你冷静些听我说完,说完之后,你想离或是我改都可以,好吗?」我一幅认真地样子。

  「你想说什么你说吧!」老婆没有反对。

  「我首先承认我的一些想法很糟糕,因为这个伤害到你,非常对不起。但我希望你能了解一下这种变态的想法。」我开始说。

  「这变态的想法,我才不要了解!」老婆依然严励的回答。

  「你先别急,就算我有病,你也可以了解一下我的病因嘛。如果你实在不能接受,那我保证改,如果我改不掉,你想离婚的话,我也没办法了。」我做着最后的努力。接着我从网上翻出了各种关于绿帽情结,淫妻情结心理方面的东西让她看了,又罗列了些似是而非的道理,总算是把自己的心理暴露给了老婆,她看过后说了一句:「你们这些神精病,你再也不要给我想这些乱七八糟的。」

  这事发生在我们结婚的等三年,之后又经历了三年,其间我们相安无事,但我的这种情节依然没有改变,只是双方不再谈及,两人做爱时,我非常小心地选择哪些能说,哪些不能说,当然,夫妻双方的性事越来越平淡,常常是一两周才一两次,甚至没有。

  到了2010年,因我工作调动,我们换了一个城市。平时老婆很少上QQ,但那一年因为工作变动,她需要用这个软件,上得也就多了,就是这个时候,她在网上结认了阿荣,(从某种意义上,网络真的很危险。男女通过网络,出轨只是时间问题)后来我才知道,这个男人也是经过一年多的死缠烂打,才泡上老婆的,那时也因为我们感情生活日趋平淡,才给了他可乖之机。

  有段时间以来,老婆开始有些变化,她开始跟我讨论现在社会上出轨的一些问题,刚开始,我还没意识到,有一回,老婆在家上网,中途外出没关QQ,而我正好回来,看到她有新消息,一个男人头像不断闪动,我好奇地点开后才发现事情真相。因为家中聊天记录不多,而且断断续续,可能主要聊天都在她办公室电脑上吧!」不过已可以看个大概:首先,老婆对他挺有好感的。

  其次,他们已经见过面,已经成了现实中的朋友了。

  再次,他已经开始勾引老婆了,说了一些明显挑逗些的话,但可以看出,他们还没有发生关系。

  发现这个秘密后,我当时有点五味杂阵的,说实话,我是很爱老婆的,只是这个情结在作怪,但瞬间,我又感到很兴奋,很刺激。所以,我是不会揭穿的,我开始有了一个计划,那就是要让老婆自己走出这一步。那之后,在与老婆的一些聊天中,我有意无意的传递了我对出轨行为的态度,概括来说就是,只要以家庭为重,我并反对生活中多一点激情与浪漫,如果你愿意,我是不会反对的,肉体的忠诚与情感的忠诚是两码事。

  后来老婆告诉我,就是在我的默认之下,她开始接受阿荣的,有一次瞒着我说周末去逛街的时候跟阿荣发生了关系。但在我知道她出轨却是在与老婆做爱过程中,她变得喜欢让我从后面压住她,这样她更容易高潮,虽然以前我们也有这种姿势,但她不适应,另外就是她的口交水平明显提高了,我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,而且还不只发生一两次,但我一直没有说破。

  这事发生半年后,我们的性生活质量明显提高了,在一次恩爱后,我问老婆:「你觉不觉得我们近来性生活和谐了很多?」

  「有吗?」老婆不承认。

  「我觉得你现在变得更骚了!」我直接了当说。

  「乱讲!还不是一样。」老婆依然不承认。

  「你现在口交技术比以前好,而且我从后面操你,你更容易高潮,是怎么回事?」我直奔主题了。

  「有吗?」老婆开始变得不好意思,语气有点紧张。

  「还有呢,你现在非常享受我舔你下面,每次一舔,你就无法自控。」我不依不饶了。

  老婆开始不说话,有点显得慌张,目光变得游离,当我看着她的眼睛时,她立马转过身说:「我累了,想睡觉了。」我经过一番心里斗争,想着,要不我直接问,如果老婆无法接受我就说根据她的变化,我猜的,然后告诉她我不会因为这个生她气的。

  「老婆,你是不是红杏出墙了?」我从后面搂住老婆,轻轻地问。

  她听着我这么问,身体微微一颤,随后转过身来:「你知道了?」

  我微微一笑,回答道:「我猜的。不过你不要紧张,我不会怪你的!」我看老婆没有接我的话,我把心一横:「你知道我是变态的,所以我不会生气的。」老婆听了,突然来了一句:「你根本不在乎我。」然后挣扎开我搂住她的手。

  我悻悻地说:「唉,你们这些女人啊!男人大度点,你们又说不在乎,小气点嘛,你们又非要出轨,到底要整哪出啊!」接着又讲了些所谓的道理,临了还加上,你肉体出轨没关系,关键不能精神出轨。如果你能把握,我不会干涉你的,反之,我是不同意的。

  「那你怎么知道我出轨啊?」老婆突然冒出一句。

  「我根据你在床上的变化……猜出来的,你承认么?」我解释着。

  「你真不生气?」老婆半信半疑。

  「我要是因为这个生气,会是现在的表现么?」我奈着性子说:「你这些变化,是不是从别人那学来的?」

  老婆不作声,算是默认了。

  我感觉到阴茎的反应,我又开始挑逗起老婆,她反抗了一会就停止了,我干脆直接舔起她来,她很快开始了呻吟。

  「这里是不是被别人舔过?」我开始新一轮的语谑:「是不是?」

  「嗯!我要……」老婆承认了。

  这时,我感觉到十分刺激,急不可耐地想干她,于是将她翻过身,问道:「你是不是喜欢这样被别人操?」。

  老婆不愿作答,我重复了几遍,她终于说出:「我就喜欢这样象狗一样被人操。」我听着的同时,将坚硬如铁的阴茎插入了老婆的阴道……事后,我再次询问起老婆的出轨,她开始不避讳的承认了,并且说出了下面这段让我再一次硬起来的话:「他从后面操得我很舒服,而且有时会让自己连续来2 到3 次高潮,如他能不射的话,可能要高潮不断了,所以跟我做的时候,其他姿势就到不了,脑子里总是被他从后面操的场景。想到这些,高潮很快就来了。所以我也很愿意帮他口交,他说我很淫荡,我现在是不是很淫荡啊?」

  我无法接受老婆这么说,她臣服在了别人的大肉棒之下,我无法接受,不是因为她被人干了,而是她被人干得这么爽,让我欲火浑身。所以我不得不再与老婆做一次。

  那一夜,我和老婆在肉体和心灵都经历了一次洗礼,我淫妻和绿帽情节在这一刻得到爆发,老婆没有道德上的束缚,从而得到更多的性福,关键是我们可以坦然面对这种性爱,感情不但没有受到影响,而且更加恩爱,她因我的变态而释放自己,因突破道德传统而快乐,我因她的快乐更加快乐。

  慢慢地,老婆在自己享受性爱快乐的同时,也开始配合我,满足我变态情节了。她陆续告诉我一些她与阿荣交往的细节,阿荣对女人的技巧比我好,老婆在他的调教下,越来越放得开,而且我明显感觉到有些问题我说的效果还不如阿荣说,只不过老婆一直没有告诉他我知道并允许他们的这种关系,老婆真是迎来了第二春,在两个男人的滋润下幸福地绽放。

  想起这些,仿佛就在昨日,今天老婆又陪着阿荣出差去了,近半年来,只要有机会,老婆都会跟着去,而我只能在家幻想着漂亮的老婆在男人的胯下呻吟着,亲爱的老婆,当你被操得意乱情迷的时候,是否会想起我,想起你的老公?

  晚上8点,我打了个电话给老婆:「亲爱的,现在干什么呢?」

  「我在外滩散步,清风徐来,真惬意。」老婆轻松地说着。

  「有没有想我呀?」我问她。

  「有啊!你又不在我身边。」老婆有点幸灾乐祸。

  「你不是有人陪着么?」我问。

  「这会没有,他去应酬了,我一个人出来走走。」老婆回答我。

  「哦,那你一个人早点回去,注意安全啊!」我关心起老婆来。

  「没事,一切都安全啊!」老婆说。

  「你这么漂亮,妩媚,遇到色狼怎么办?」我故意挑起话题。

  「色狼啊!我就是出来找色狼的。」老婆立马会意说道:「老公,我发现有好多色狼都在看我。」「啊!是你纯心勾引的吧?」我故意这么说。

  「嗯,我今天穿着调带背心和短裙呢,他们的目光都恨不得扒光我。」老婆调逗起我。

  「老婆,我想操你了。」我露骨地说。

  「啊!你怎么这么直接?人家很害羞的。」老婆说。

  突然间,我想借此机会调教一下老婆,于是我说:「亲爱的,我们玩个游戏么?」

  「什么游戏?」老婆问。

  「你找个地方,把你的内裤脱下来,然后再去散步,想象着和路上的某人做爱。」我告诉老婆。

  「我才没你这么变态呢!」老婆没有答应。

  「你试试嘛,你肯定有不一样的感觉,我在家里意淫你。」我继续鼓励着。

  在我多方努力之下,老婆答应了,她找了个厕所,脱下了内裤,然后走了出去。

  「老公,下面凉凉的。」老婆接通电话告诉我。

  「呵呵,你小心点走哦,别走光漏点。」我说。 

 「你不就希望我走光,被人看到么?」老婆直接说出了我的心事。

  「那有没有人看到呢?」我接着问。

  「有啊!刚上了几个台阶,后面跟了两个男人,然后走到我前面去时,一直回头看我。」老婆说。

  我也不知是真是假,自己阴茎却硬了起来,我说:「老婆,我硬了,如果我在你旁边,我就装做不认识你,然后冲上去在路上操你。」「好啊!你来啊!我现在就想找个人。」老婆说。

  「你这个小骚货,内裤都不穿就上街勾引男人呀!」我假装生气说道。

  「就是要找人,你怎么办呢?」老婆还在逗我:「老公,我下面有点痒了,都湿了。」「发骚了吧?这样是不是感觉不一样?」我问老婆。

  「嗯,有点刺激,又有点怕,还有点害羞。」老婆说。

  「你想想你身边来来往往,有很多肉棒的,每根现在都可插到你的小骚屄里去。」我用赤裸裸的语言挑逗着老婆。

  「老公,又流水了,越来越痒了。」老婆的声音有点急促:「老公,我想要你。」「你现在不是想要我吧?你应该是想要男人的大肉棒吧?」我说。

  「讨厌啦!你再说,我就马上拉个男人过来,掀开裙子就让他干我。」老婆回应我。

  「亲爱的,你在众目睽睽之下,穿着短裙,不穿内裙,你想干什么?」我问道。

  「我想找男人操我,行了吧?」老婆说。

  「小骚货,你的淫水流了多少?」我问。

  「很多,里面好痒了。」老婆回道。

  「怎么都没碰你,你就会发骚啊?」我不依不饶的。

  「不知道,就是很想要,我要回去酒店去了。」老婆说。

  「回酒店干嘛?」我问。

  「回去让他操我,我很想要。」老婆开始豪无羞耻地回答我,听到这种字眼,我总是兴奋不已。

  「他不是出去了吗?」我强压兴奋地继续说。

  「我马上打电话让他回来。」老婆说。

  「不行!你不能偷汉子!」我说。

  「晚了,我现在是他的人了!不和你说了,我要回去了。」老婆说完挂了电话,剩下我在电话这头,阴茎胀得难受。

  约摸过了一刻钟,我又拨通了老婆的电话:「老婆,回到酒店了么?」

  「嗯,刚进房间。」老婆说。

  「那他回来了吗?」我问。

  「还没,我刚打了电话,说也快到了。」老婆说:「晚上被你搞得难受死了。」「我又没搞你!」我说。

  「你玩变态游戏!」老婆说。

  「看来你很喜欢恋游戏嘛!」我说。

  「是呀,喜欢。我现在在房间等着小老公来操我,你满意吗?」老婆露骨的回应我。

  「嗯,便宜他了。」我说。

  「你帮他挑逗我,然后送给他操我,你活该!」老婆说:「我现在脱光等他,等会他一进门,我就让他操,好不好?」。

  听着,我的阴茎一阵颤抖,我说:「好啊!你让他帮我操死你。」「你个死变态佬!」老婆回着我。

  「老婆,我有个请求行不行?」我问。

  「什么请求?」老婆问。

  「一会你们做爱的时候,让我在电话里偷听一下。」我厚颜无耻的说。

  「那你听到了是不是很刺激?」老婆没有直接拒绝。

  「嗯,不过我想你知道我在偷听,你一定也很刺激的。」我说。

  「好吧,满足你一次,他就要回来了,一会我让你听个够。」老婆答应了。

  说话间,门铃响了,老婆说了一声:「他回来了,我电话不挂哦。」随后听到老婆说:「来了,等一下。」「亲爱的,你回来了!」电话那头传来老婆的声音。

  「嗯,让你久等了。来,亲一个!」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  突然一声响,好像两倒在了床上,只听见男人说:「你干什么呀?」

  老婆没有说话,男人接着说:「干什么呀?发骚了?」

  「嗯,我想要你了!」老婆主动求欢:「你看我下面想你想的泪汪汪了。」「连内裤都没穿啊?」男人说。

  「我想你了。」老婆说了一声后,就传来窸窸索索脱衣服的声音,于此同时,我也脱下裤子,准备手淫。

  「你今天发什么骚啊?」男人问。

  「想你的大肉棒了。」老婆说:「你看,一下子就硬了。」「宝贝,你的胸真漂亮,我喜欢死了。」男人说。

  「我也喜欢你的小弟弟,让我亲亲他。」老婆说。

  一会儿,传来俩人急促的呼吸声。

  「啊……痒……痒哟……」老婆发出呻吟:「你舔得我痒死了……」。

  「服舒么?」男人问。

  「嗯,太舒服了。你的舌头真厉害。」老婆鼓励着他:「我要你进来。」「说我喜欢听的,要不然不进去。」男人说。

  「老公,我要你操我!」老婆已经十分熟悉男人喜欢听什么了,「老公,用你的大肉棒操我。」「我不是你老公啊!」男人说。

  「我才是我的老公,你的大肉棒才是我的老公。」老婆应答得很快:「操我,进来!」听到这里,我一阵心酸,但马上被老婆表现出的淫态所带来的刺激取代,不由得加快了右手上下套弄。

  「看你乖的份上,我就操操你吧!」男人有些得意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电话中传来声音,我知道老婆的淫屄已被肉棒插入,「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都被你塞得满满的了。」

  「老公,用力干我,我是你的……」老婆不由自主地叫了出来,我也受不了这种刺激,精液射了出来。亲爱的老婆,我听着你被人操,我在打飞机……

  「翻过来,让你当母狗!」男人对老婆说。

  「嗯,我就是你的母狗,让你操我。」老婆应和着。

  「你为什么喜欢当母狗呀?」男人一边操着一边问。

  「因为我贱,我是贱母狗……」老婆语无伦次了。

  「啊!操你真舒服,我想天天操你。」男人喘着粗气。

  「老公,等我,我就快了!」老婆似乎感觉得出来男人就要射精了,生怕自己到不了高潮。

  「老公,狠狠地操你老婆……我是你老婆……」老婆这会是什么都不顾了,只想着被操,只想要高潮。

  「老公,骂我,我要你骂我!」突然听到老婆说这样的话,我很意外,但来不急多想,就听着男人说:「你就是个婊子,烂婊子。」还不等男人说完,老婆急不可耐地说:「我是婊子,我是妓女,我喜欢被你操……」在一片骂声与老婆的自骂中,俩人大叫一声,死了过去……

  今天,老婆的表现让我大出意外,比我想象的淫荡多了,而且要傍着被语谑来达到高潮,而我可能之前有心理阴影,不敢说得太过份,看来老婆淫荡潜质都被你个叫阿荣的男人挖掘出来了。在她那高贵的外表下,藏着一颗多么淫荡的心啊…

  19786字节
【完】